• 狠狠爱,轻轻忘

    忘记

    00:00/00:00

    文/佚名

    他来的那天,淅淅沥沥的秋雨,像缠绵在天地间的一缕幽魂。他弱弱地敲门,穿着一身黑衣服,打着一把黑伞,四十几岁,很清瘦的样子。他说,想借助我们的新栏目,寻找一个人。因为,电视台的影响力会大一些,何况我们还有个真情讲述的栏目。

    他很谨慎地坐在椅子上,讲述的时候,一直微微颤抖。

    十年前,他和她,是一对甜蜜爱人。最好的青葱岁月中,他帅气阳光,她美丽安静,你爱做梦我爱笑,不知不觉相爱了。于是,一起?#33905;?#26143;,看月亮,看雪看夕阳,一起做饭收拾房间,一起存钱买房子赡养父母。尝遍爱情的美味和相守的美满,本以为鸳鸯双飞,比翼白头。没想到,半路上杀出个小富姐,死活爱上了他。

    此时,正值他的事业遭遇低谷,她的爱情也不?#26432;?#20813;地陷入了倦怠轮回。小富姐,年轻朝气,有钱有闲又有情调,何况还倒追他。道义上的愧疚越来越少,最后他终于无法抵御富姐帮他重整河山的诱惑。他向她提出了分手。她不依,死活不依,说一生只爱他一个。他决绝而去,她拿着一把刀,跑到他的?#20381;?#21106;了腕,血流的触目惊心,幸而得救。

    之后,他愈发觉得她太激烈,终于寻个借口离开家,奔了另一场激情飞扬的爱情。他娶了小富姐,她留在俩人的婚房里,再无联?#24608;?/p>

    然而,婚姻就是个容器,这一段和那一段,都需要?#35825;?#20010;千篇一律的容器里,历练,消减,疼痛。醒悟过来的时候,时间已经划过了十年。现在的他,仍然是那个沉浸在琐碎中的男人,妻子发了胖,言语凌厉刻薄。

    忽然就想她,事实是,他一直在想她。当激情和新鲜一退,他?#36816;?#30340;愧疚越来越浓烈,无数次,他会想起他们一起过日子的那些时光,会想起最后?#30452;?#30340;时候,她的不舍,不惜用生命激烈挽留的决绝,便常常一个人泪如雨下。

    这是一?#32456;?#30952;,他日益消瘦,她的爱,像一块巨石,压在他的生活?#23567;?/p>

    终于是走了那条路,他放下了现有的一切,回小城来找她,希望着用余生的陪伴和爱,来弥补愧疚。可是,她住的老房子拆迁了,她应该是买了别处的商品房,无所寻觅。找了一个月,她的家人,已不在;她的工厂,已经倒闭八年;报纸登了,无任何反响;派出所的户籍薄上,成百个叫那个名字的……他茫然间,想到?#35828;?#35270;台,觉得这个平台比较宽,涉及面会更广一些。

    男人的讲述很动情,几次哽咽难言,目光忧戚,陷在深深的自责里。

    我想,这个故事,也许可以抚平一个女人凄苦了多年的心,不妨做一期节目。

    节目播出后,真的就找到了那个女子,是她妹妹打来的电话,说没想到这么多年,他还在愧疚这件事。

    我将电?#30333;?#32473;他,他激动得手一直抖,并且恳求节目组能和他一起去找她,他怕她不原谅他。于是,我们商议了一下,将节目以花絮的?#38382;劍?#20570;了一下延伸。

    七拐八拐,终于来到她?#34915;?#19979;。男人很紧张,一直说自己这些年,真对不住她,让她受苦了,他必须当面说一声对不起,才能让自己的心安宁下来,他的脸上汗津津的。其实,旁观者一看就明白,他不是只为愧?#21619;?#26469;,那是爱。藏在利益后面,藏在岁月深处,藏在愧疚里,他一直在爱着她。

    一个男人,只有真正在心里爱上一个女人的时候,才会认为她委屈;否则,他会认为自?#20309;?#23624;。

    ?#19979;ィ?#25970;门,一行人呼啦啦如风扫落叶。她来开门,穿着一套紫色的裙子,头发修剪得很时髦,?#25104;?#20063;圆润,温和,她的现?#25991;?#20154;也很热情,招呼大家喝茶,一派幸福美满。我们都蒙了,疑惑着回头,看男人,怀疑他在说谎。

    男人更是局促,她给他递茶,茶被接歪了,她和他说过去,他冒汗了。她却径?#36816;?#30528;:“那时候,?#19968;?#20026;你割过腕呐,哈哈……”她男人也跟着笑,心无芥蒂。

    她哪里需要他的对不起,她本身,早已经沉入这一段幸福,将?#36816;?#30340;爱,抽筋剥骨。她不是装出来的,是真的云淡风轻了。

    他几乎是狼狈离开。

    这便是爱情的真相吗?在最后那一刻,爱得越狠,忘得越快?

    他负心而去,虽然在行为上占据了主动,却将一些细小的爱留在了心的褶皱里,只?#20154;?#26376;一点点填满身心,便冒出?#21019;?#25200;宁?#30149;?#32780;她,在他离开的那一?#24067;洌?#24050;经拼尽了全力来爱,已经在决绝的那一刻,将爱完全?#26377;?#37324;抽离。

    原来,只有狠狠爱过,才能轻轻忘记。

    于是,只好轻叹一声,看他的背影一点点消失在夕阳尽头,落寞而孤独。

    本文来自网络,不代表城市病人立场,转载请注明出处:http://www.1372254.com/8458.html

    作者: apple

    心有所属,却无处安放

    发表评论

    联系我们

    联系我们

    邮箱: [email protected]

    关注微信
   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

   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

    关注微博
    返回顶部
    江西多乐彩任三技巧